首页 > 新闻中心 > 产业动态

观点 | 国外低空旅游产业发展的经验与启示


        低空旅游即通用航空旅游,是我国当前通用航空行业发展迅速的跨界融合业态,是经济新常态下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好地满足于人民美好生活航空需求的新兴产业形态,是我国各地低空经济繁荣发展的新经济产业载体。国外的低空旅游产业已经发展相对成熟,而我国低空旅游行业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产业链较薄弱,产业布局还不深入,产业体系尚不健全,通过研究与借鉴国外的产业发展路径与商业模式,有助于我国低空旅游产业在新时代实现高质量发展。

       一、低空旅游产业价值分析

     低空旅游作为新兴旅游形式已被纳入国家部门重点支持的旅游产品类型,是促进交通运输与旅游融合发展的新经济代表性领域。低空旅游方便快捷、移位换景,受地形条件限制少,摆脱了常规步行、车辆等平面旅游方式,打破在陆地上观景的局限,把旅游者的视界从通常的平视和仰视中解脱出来,使旅客以崭新的视角从空中俯瞰景区,体验到至高更美的视觉享受。低空旅游飞行器不仅是交通载运工具,在空中的活动范围非常大,而是与景区高度结合的旅游业务重要组成部分,可快速穿梭于旅游城市与旅游目的之间,串联起相邻区域不同景点,能够满足高端或年轻旅游群体的高层次需求。低空旅游产业的发展将有助于景区安全管理,将会进一步提升景区安全救援、应急避险等综合管理能力。低空旅游产业的兴起,将有助于扭转旅游市场产品同质化的趋势,从而促进旅游市场扭转产品同质化实现转型升级发展。低空旅游产业链上下游业务的繁荣发展,将构建起基于全价值链的低空经济,有利于我国通用航空产业与现代旅游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二、国外低空旅游产业发展情况综述

       在世界通用航空领域内,观光旅游是除交通运输外,直升机第二大应用领域,全球通用航空飞行小时的45%都是由低空旅游产生的,通航发达国家低空旅游已经发展比较成熟,都有成规模的低空旅游经营企业。从全球范围看,直升机旅游起步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目前,欧美发达国家以通用航空为依托,将低空旅游产业作为提升旅游体验和丰富旅游资源的重要载体,直升机空中游览在美国、日本、新西兰等多地均为热门旅游项目。美国空中旅游协会目前已拥有近300余家公司会员,共运营1000多架低空飞行器,就业人数多达3000人以上,为美国经济每年至少贡献6.25亿美元。日本现有经营直升机旅游业务公司20多家,建有直升机起降点20多个,经营空中游览项目30多个,低空航线达60多条,运行使用包括贝尔206R44、AS350、AS355、BK117、S-76和MH200等直升机机型,项目运营时间可分为全年性、节假日和季节性,费用一般由数千日元到数万日元不等。

        国外低空旅游项目种类繁多,其中主流类型为三种:一是城市空中观光型。巴黎、纽约、伦敦、迪拜、约翰内斯堡、里约热内卢等国外著名城市均开展直升机空中游览的城市观光业务,项目各具特色、常态化运营且价格亲民,因此能保持良好的运营状况,低空旅游已经成为宣传城市形象的品牌名片。美国大多数城市也开展了通用航空旅游业务,有5000多架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从事相关航空旅游服务,年均载客达200万多人次,收入高达50亿美元以上。二是景区空中游览型。依托特定的景观呈现宏大、壮美、惊奇的观景效果,使用4-7座单发直升机,开展10-30分钟的短途观景游览。美国尼亚加拉大瀑布、科罗拉多大峡谷、赌城拉斯韦加斯、夏威夷火山以及澳大利亚墨尔本十二门徒等地都是全球热门的直升机旅游项目,承担景区直升机旅游运营商大多数经营业绩良好。三是综合观光体验型。通过低空旅游项目将城市风光与旅游名胜地通过低空飞行串联起来进行旅游项目开发,并融入空中摆渡、野外探险等内容。比如,伦敦泰晤士河的飞行线路侧重文化游,沿途景点包括圣保罗大教堂、伦敦桥、白金汉宫等着名景点,日本东京的夜航体验将夜色中的东京晴空塔、东京塔、东京巨蛋等着名景点灯光展现出现代城市的立体感。新西兰皇后镇项目将著名影视拍摄地、航空小镇融入低空旅游项目。

        总体而言,国外低空旅游市场大、成规模、盈利能力强。国外低空旅游发展成熟的地区共同具备以下主要特征:一是通用航空产业基础比较发达,具备深厚的航空文化氛围与热爱航空的社会环境;二是开展业务均依托当地游览效果好的特定景观;三是游客具有较强的消费能力,企业盈利状况好。同时,国外这些地区从通用飞机的硬件制造维修、专业人才培训、运营基地建设到开发营销市场,已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低空旅游产业已进入良性循环、持续健康的发展阶段。

        三、国外低空旅游产业的成功经验

      世界通航发达国家的低空旅游已经发展比较成熟,低空旅游产业随着世界旅游事业的发展呈现出了持续高速发展的态势。综合分析国外低空旅游产业的发展情况,其主要成功经验如下:

       1、低空旅游产品与景区的高度匹配。

  因为每个景区或城市的区位、经济状况、地形地貌、风景形态、文化传统等方面各具特色又千差万别,不是所有的景点或城市都适合搞低空旅游项目,适合开发低空旅游的景区或城市所运营的飞行器类型、项目形式与商业模式也不尽相同。以澳大利亚东岸的大堡礁、美国亚利桑那州科罗拉多大峡谷等地比较成功的低空游项目为例,游客就主要是通过直升机完成风光游览。而如果用传统的旅游方式,是不可能实现的,低空旅游产品本身就很具有不可替代性。低空旅游业务依托特定的景观呈现宏大、壮美、惊奇的观景效果,主要使用4-7座单发直升机,开展10-30分钟的短途观景游览,单座价格折合人民币1000-3000元不等。根据景区特色与地理条件,合理选取水上飞机、运动飞机、滑翔机、热气球等开发低空旅游业务。

      2、低空旅游项目的科学规划与设计。

  全球范围内的低空旅游也早已成为一项发展成熟的旅游项目,它的范畴也不仅仅局限于小型飞机或直升机,包括热气球、滑翔伞、旋翼机、水上飞机等在内的各类低空飞行器都得到了广泛运用。在国际市场上,可用于旅游用途的民用直升机售价为1500万至2000万元。再者,加上建设地面起降场、购买航材备件、航油保障等费用,新组建直升机旅游公司需要耗资数千万元以上。另外,为保障飞行运营而需支付的航务保障、维修、工资等项费用巨大,市场准入门槛要求很高。因此,规划与设计低空旅游项目时一定要认真进行运营成本分析和客源预测,注重地面产品和空中产品的搭配、长时间游览和短时间体验产品的搭配、静态和动态的结合,依据实地情况从不同维度去合理规划设计产品与开辟观光航线及旅游项目。

       3、通过低空旅游培育通用航空文化。

  在通用航空发展成熟的国外,营造航空文化氛围都是从游玩乐趣开始的,低空旅游真正的意义在于培育通用航空市场。以低空旅游助推航空小镇建设,特别是各类飞行社区是目前已知通用航空发展的最高阶段。以美国为例,很多人在少年时期就经历模拟飞行体验、参观航空会展与航空博物馆,从小接受航空文化的熏陶,飞行已成其为生活的休闲方式,也就推动了通用航空文化活动的繁荣发展,从而衍生出航空运动、飞行大会、航空展览、飞行培训、航空小镇等航空经济市场基础。

    4、注重规范与行业自律的安全监管。

  通用航空特别是低空旅游的安全监管与运行效率、运营成本、行业发展的平衡是世界各国航空界共同关注的关键问题。低空飞行器的飞行安全风险较高,国外对各种业务类型的低空旅游运营企业均有严格的安全要求(包括航空器适航、年度检查),针对低空旅游运行的热气球、直升机等航空器驾驶员也都有相应的资质能力要求与安全背景核查。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对除135部以外的低空旅游项目监管、轻型运动飞机(LSA)适航认证、AR91部运行的空中旅游项目、从业飞行员资质管理等方面相对EASA和CAAC都较为宽松,主要强调行业和厂家自律。美国行业主管部门与行业协会基于多起通用航空事故,强化低空旅游的安全性和专业性,杜绝重大安全隐患,也注重通过细化领域行业标准和加强行业自律来规范,并对热气球的安全措施有所加强。

      四、国外低空旅游产业发展对我国的启示

      低空旅游在中国属于新生事物,被市场认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游客的传统消费观念、空域限制、通用机场及基础设施等都制约着低空旅游产业的发展,尚处于前期投入的起步阶段。虽然中国的低空旅游与欧美国家相比还有待提升,但有差距才有追赶的动力和发展的空间,为我国全域旅游业注入发展新活力。我国各地发展低空旅游产业需要从扩大低空空域开放、加快通用机场建设、培育通用航空市场、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强化全程安全监管等方面,协调畅通低空旅游项目开发瓶颈,科学规划低空旅游产业发展策略。参考国外低空旅游产业发展的有益做法,对我国低空旅游产业发展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1、健全的低空空域开放与监管是前提。

  在国家深入推进低空空域改革的背景下,各地要利用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契机,坚持“安全第一、放管结合、以放为主”的原则,科学规划空域,放宽空域申请条件,简化低空飞行申报程序和审批手续,为发展低空旅游产业创造良好的前提条件。通过有计划分步骤开放低空航路限制,完善基础性航空情报资料体系,制定并发布目视飞行航空图,合理划设低空目视飞行航线,积极采用ADS-B、地空数据链等技术推进真高3000米以下管制空域、监视空域和报告空域无缝衔接与分类梯次管理,来发挥通用航空“小机型、小航线、小航程”的特点,方便低空飞行器快捷机动飞行。同时,正确处理安全监管与行业发展的关系,研制出台低空空域分类管理与灵活使用、低空航空器飞行管理、低空安全标准和规范等法规,加强通用航空SMS体系建设,进一步强化低空旅游的安全管理与风险管控,综合有效运用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新兴技术来提高低空飞行审批效率与完善低空旅游运营安全监管体系,从而保障低空旅游产业的安全发展。

    2、完备的法规体系与产业政策是基础。

  低空旅游产业发展的关键在于完善的法规标准体系和健全的产业政策。因此,我国要通过及时出台引导和支撑的发展政策,发布低空旅游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市场准入制度与运营标准,进一步完善通航机场、停靠设施、通航服务设施,出台完善的低空旅游的行业法规、行业标准体系与产业扶持政策,将低空旅游经营业务由审定转变为报备,在低空飞行器购置、注册领域进行政策改革,大幅降低通航运营企业准入门槛与经营成本,并设立低空旅游产业发展基金,在土地、税收等方面适度优惠,支持低空旅游的行业协会、学术机构与航空俱乐部等社团组织发展,营造通用航空产业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通过健全的法规体系与产业政策支持低空旅游产业规范发展,以进一步激活低空飞行的投资市场和消费市场。

        3、相匹配的通用航空产业支撑是根本。

  我国各地要通过中外合资、PPP模式、产业扶持政策等形式促进国内的通用航空制造业与低空旅游飞行设备制造业,加快通用机场与直升机起降点建设速度,打破相邻地区行政区划限制,共建共用通用机场或飞行营地,建立区域通用航空飞行服务站(FSS),进一步完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科学合理布局观光低空旅游项目基地,实现区域之间的联动发展,特别是要在风景独特、交通不便的偏远地区规划建设通用机场或起降点(FBO),结合通勤航空、基本航空服务建设来开发低空旅游产业。同时,强化低空旅游相关专业人才队伍的教育培训,建设功能健全的低空旅游综合服务保障基地,全面开发风景度假区、旅游城市、农林观光等直升机空中游览,以及开展热气球、水上飞机、动力伞等小型航空器低空观光项目,开通定期或不定期景区互通航线、点对点直航,通过空中航线串联相邻区域间的旅游资源,形成以城市或景区为核心的低空旅游环线,构建与优化低空旅游产业网络化发展格局。

       4、坚持市场导向规划项目形态是重点。

  发展低空旅游项目必须根据当地的经济状况、低空空域、旅游市场、消费能力、区位交通、周边环境情况与景区地形地貌特征等因素,坚持以满足市场需求为导向,切实做好低空旅游产品的可行性研究,积极创建“一场多点”式的通航旅游产品体系与空间布局。通过在客观理性的市场分析基础上,以对接满足市场消费需求为目标,围绕区域中心城市、世界自然遗产、传统风景名胜、飞行营地、通用机场、航空运动基地等,认真做好准确的地理选址与市场定位,并选择恰当的机型、设计优美的航线与定点起降保障机场,因地制宜地规划项目的产品形式内容、相关配套业务、衍生服务产品、宣传营销渠道,强化现代相关资源要素集成运用,提供多样化机型服务,实现常态化运营,不断满足个性化的市场需求,形成“最优服务+最美景色+最佳体验”产业模式,构建“点面结合”产业布局,全面提升低空旅游产业核心竞争力。

    5、开发大众化创新型系列产品是关键。

  在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航空体育运动基地等地区建设通用机场,促进低空旅游与飞行培训、航空运动、航空小镇有机结合,注重产品的经济性与便利性,开发个性化、多样化、大众化的低空旅游产品。在低空观光中注入高科技体验智能技术,并开发相关主题文化创新产品,以丰富低空旅游产品体系,提升低空旅游项目的附加值。根据市场趋势与游客需求,推出空中、陆上、水上系列产品业态,做大基础消费市场规模。利用航空会展、飞行赛事、航空文化交流等活动,扩大通用航空爱好者和消费者群体。通过经常开展低空旅游主题活动,促进通用航空与重点旅游区深度融合,加快拓展低空旅游产业要素,完善与延伸低空旅游产业链,将由低空观光产品向运动体验、主题消费、全域旅游产品升级,培育与建树区域性的低空旅游项目品牌。

     6、构建跨界融合发展商业模式是动力。

  我国低空旅游产业的发展必须通过推进低空旅游与高端旅游、休闲度假、婚礼庆典、野外探险、销售托管、农林观光等业务跨界融合,实现旅游、休闲、度假、娱乐和飞行的完美结合,才能构建适合我国国情的创新型商业模式。只以低空旅游为主营业务的国内外企业很难实现盈利,多数地方的空中游览市场难以支撑一家通航企业运营。目前国内的三亚亚龙、四川驼峰等较大特色的低空旅游企业,采取了“低空旅游+飞行培训”、“低空旅游+应急救援”、“低空旅游+航空护林”等多元化业务运营的商业模式。通过开发亲民价格的空中游览产品,集聚人气,以点带面,再开展私商照培训、短途运输、包机、农林作业等,逐步形成可持续的运营模式。同时,将低空旅游产品营销工作纳入全国各地旅游营销体系,通过与旅行社合作、分销代理、互联网及微信销售等多种渠道,整合低空旅游产业链上下游的技术、资源和市场,使低空旅游成为具有社交热度的时尚消费产品,创造持续稳定的消费能力与市场群体。

分享到

友情链接